637次暗杀卡斯特罗 CIA暗杀外国领导人大解密(图)

美国中央情报局暗杀外国领导人的活动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曾任中情局副局长的比希尔不久前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冷战者的思考》,书中记录了他与当时的美国总统商量暗杀他国政治领袖的情景。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随着那些暗杀行动的曝光,美国政府才发现自己的形象已经和黑手党差不多了,于是才有了1981年总统行政命令的出台———中情局不得直接或间接参与暗杀行动(去年“9·11”恐怖事件发生后,中情局又恢复了搞暗杀活动)。但是它也公开承认,一旦美国认为其外交政策目标不能通过正常外交途径实现时,美国就会考虑在某国发动军事政变。这种军事政变的大多数结果,无疑是该国领导人的死亡。多年来,被列入暗杀对象的人在中情局的档案上都没有名字,而以字母编号代替。

只要简单地浏览一下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的简历,就会知道他绝对是美国的眼中钉。他从上大学的时候起,就参加了,反对美国对古巴的压迫。1959年1月,卡斯特罗指挥古巴起义军最终推翻了美国扶植的独裁政权,1961年4月又击溃了美国的雇佣军,将美国的势力彻底清除出古巴。在随后的40余年里,卡斯特罗带领古巴人坚定地走社会主义道路。

对于这样一个“硬骨头”,美国是不会放过他的。中情局使用的是传统的收买内线的办法。大批反社会主义的古巴人流亡美国,他们与古巴国内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中情局就是通过他们,买通了卡斯特罗身边一个名叫米勒的医生。1960年卡斯特罗正患眼疾,中情局将自制的毒药装进卡斯特罗常用的药瓶中交给米勒,让他伺机下手。米勒内心惶恐不安,几次有机会都没敢动手。最后他终于狠下心来,不料却在慌乱中失手打碎了毒药瓶。他惊异地看到,流出的药液立刻腐蚀了水泥地板!米勒良心发现,主动向古巴安全部门自首。

第一次暗杀卡斯特罗失败,1961年美国对古巴的“猪湾入侵”计划又惨败。中情局更是欲除卡斯特罗而后快。他们不惜与芝加哥臭名昭著的黑社会集团合作,开价15万美元,想通过黑社会之手除掉心头之患。黑社会头子从中情局支取了1.1万美元的活动经费,于1962年4月派人潜入古巴,要中情局等待他们的好消息。但中情局等到10月,等来的却是古巴导弹危机爆发。

使用毒药是中情局暗杀卡斯特罗的惯用手段。他们曾经试制各种剧毒药丸,试图加进卡斯特罗吸的香烟、喝的咖啡和汤里,还试图使用海蜇毒汁加工过的毒针、带有致命细菌的手帕等,通过收买卡斯特罗身边的人下手,但都没有成功。卡斯特罗也因为有人数度想在他的香烟中放毒,终于戒了烟。

卡斯特罗终身未婚,中情局认为这是他的一大弱点,于是将“美人计”作为一项选择。许多被中情局相中的女性的命运都很悲惨。最惨的莫过于卡斯特罗过去的恋人玛丽塔。玛丽塔一家是移民美国的德国人。1959年的一天,玛丽塔父亲的游船在哈瓦那停留,随船旅行的玛丽塔因此邂逅了卡斯特罗。两人不久后坠入情网,并且有了一个儿子,但那是一个早产儿。玛丽塔回到美国后,中情局的人找到她,给她看了一张死婴的照片,告诉她卡斯特罗已经杀死了她的儿子。震惊之中的玛丽塔随后被中情局进行了一系列的洗脑。中情局让玛丽塔带着对卡斯特罗的仇恨回到古巴。然而一见到卡斯特罗,玛丽塔对他所有的爱立刻重新在心中汹涌。而卡斯特罗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回来杀我的吧?”这次暗杀行动当然没有成功。中情局狠狠地处罚了玛丽塔。如今,风烛残年的玛丽塔带着一身伤病独自住在纽约一所破旧不堪的房子中。

比起上述“传统”手法来,中情局其他一些设想就离奇多了。中情局知道卡斯特罗酷爱游泳和潜水,就在双方谈判交换吉隆滩“猪湾入侵”事件美军战俘问题时,将一套染有致命真菌的潜水服交给美方律师,要他带给卡斯特罗。这种真菌一旦被感染,人的皮肤就会逐渐烂掉,而且无药可救。可是这位蒙在鼓里的律师觉得这套潜水服不上档次,拿不出手,自己另外到商店买了一套更高级的送给卡斯特罗……

据古巴安全部门统计,卡斯特罗被计划暗杀达637次之多,居各国领导人之首。卡斯特罗则幽默地说,今天我还活着,这完全是由于中情局的过错。

卢蒙巴的“可恶”,在于他是对于当时的美国来说战略地位极为重要的刚果(金)领导人。刚果(金)是核武器的两大关键原料———铀和钴的主要产地,所以刚果(金)一直是美国在非洲的重点关注地区。1908年,刚果(金)落入比利时殖民统治者手中,比利时政府与美国有一项秘密协定,就是将刚果(金)出产的所有铀矿,全部卖给美国。

1960年,在非洲民族独立运动的大潮下,刚果(金)脱离比利时的殖民统治,宣告独立,同时产生了非洲历史上第一位民选总理卢蒙巴。在就职典礼上,卢蒙巴慷慨激昂地反驳了比利时国王博杜安在发言中所说的刚果(金)独立是比利时政府“慈爱”的结果,针锋相对地指出,刚果(金)的独立是经过斗争才赢得的,“我们的伤口还在疼痛,我们怎能忘记这一切?”这番话惹恼了所有的西方国家,他们认定卢蒙巴是个“具有社会主义倾向的危险人物”,将会带领刚果(金)投向苏联,使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利益受损。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随即电示驻刚果(金)站长德夫林:“如果卢蒙巴继续占据高位,将使联合国的威望和自由世界的利益受到严重损害。我们认为,干掉他是我们刻不容缓的首要任务”。刚果(金)虽然宣布独立,但比利时的势力并未从这个国家消退。仅仅独立后第五天,首都治安部队就和比利时军官发生了严重冲突。冲突迅速向各地蔓延,本来就不甘心的比利时政府认为这是天赐良机,迅速采取军事干涉行动。刚果(金)内部反对派、冲伯领导的科纳特党在比利时的支持下,宣布产矿大省加丹加独立。总理卢蒙巴心急如焚,分别向美国、苏联和联合国发出派兵增援的请求。美国将卢蒙巴的声明视做投向苏联的表示,更加认定他是一个“被收买的危险分子”,美国必须采取行动。

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哈马舍尔德决定,派遣一支由非洲国家组成的先遣部队开赴刚果(金)。哈马舍尔德给这支部队的命令是“使这个国家恢复秩序和平静”,其结果是先遣部队一入国境就缴了刚果(金)部队的械,成了比利时军队的帮凶。与此同时,中央情报局向驻刚果(金)分站发出了暗杀卢蒙巴的命令。美国大使用100万美元的现金收买了国民军总参谋长蒙博托。蒙博托立即动手,将卢蒙巴软禁在总理府。

卢蒙巴知道他已被人暗算。11月27日深夜,他带着妻儿和几个同事逃亡。在一条湍急的大河边,卢蒙巴一行被追兵赶上。卢蒙巴的妻儿和同事被捕。已经过了河的卢蒙巴毅然折返,落入冲伯叛军手中。被捕后的卢蒙巴受尽非人折磨,1961年1月17日遇害,年仅35岁。1961年1月19日,还有5天就要下台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得知卢蒙巴的死讯,高兴地对下一任总统肯尼迪说,“在我的任内,他终于死了。”

冷战开始后,美国在智利的最大利益,就是防止智利倒向社会主义阵营,对美国的政治、经济利益同时造成损害。美国所采取的办法,就是挑选自己的代理人出任智利领导人。美国人的“警惕性”是高的。早在1962年4月,美国就成立了由白宫、国务院、中央情报局高官组成的“5412特别小组”,地位仅次于美国政府内阁,专事控制智利大选。

社会党是智利的左翼政党,成立于1933年,阿连德就是创始人之一。阿连德信仰马克思主义,主张全国经济社会主义化,没收地主庄园,实行土改,特别是他的工业国有化主张,得到智利人的拥护,因而被美国视为眼中钉。1970年,阿连德第四次谋求竞选总统,终于当选。尼克松亲自指示,美国对于阿连德就任总统是无法接受的,中情局要不惜一切手段,将阿连德赶下台。

1973年9月,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开始筹备国庆。中央情报局认为时机已到,命令亲美的智利军队头目利用加强节日安全之机,大量向首都调兵。9月11日凌晨,大批坦克、装甲车出现在首都街头。7时40分,阿连德从给家中的妻子打了一个电话,让她留在家中。这是他对妻子说的最后一句线日,阿连德的妻子被带到一个空军机场,在一架飞机上,她看见了一口棺材。有人告诉她,那里面是她的丈夫。她要求看一眼丈夫的遗容,但被拒绝了。

1945年9月,越南民主共和国宣布成立。9月21日法国再次入侵越南。直到1954年7月,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日内瓦协定才得以签署。协定规定,越南1956年在国际监督下,通过普选实现南北统一。美国代表拒绝在协定上签字。因为当时美国已经看中越南这块宝地,要将它变成的前哨。

当年夏天,曾在越南阮氏王朝任高官的吴庭艳在美国的支持下回到越南。经过两年的准备,1955年10月吴庭艳当上了“越南共和国”(南越)总统,实际上就是南越集团的头领。当时的吴庭艳不仅面临北方的“威胁”,亲法的越南王室也反对他。为了巩固吴庭艳的执政地位,美国给了他大量经援和军援。

在美国的支持下,吴庭艳集团对南越进行了令人发指的残暴统治,激起当地民众的强烈愤慨。1960年底,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成立,各派政治力量要求以武力推翻吴庭艳政权,统一越南南北两方。美国总统肯尼迪面对这样的情景,也几度犹豫,最后,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地支持吴庭艳,绝对不能让越南北方统一全国。1961年5月,代号为“绿色贝雷帽”的100名美国特种部队官兵进入南越,历时14年的越南战争拉开序幕。

吃了定心丸的吴庭艳更加有恃无恐。南越军队配合美军,以西贡市(今胡志明市)为中心,对周围各省进行军事扫荡,围剿越南人民武装。同时,吴庭艳集团加紧建立所谓的“战略村”,强行驱赶农民离开自己耕种的稻田,集中起来。谁不愿离开,谁家的稻田就被撒放化学毒剂,让其无以为生。然后在这些集中居住地周围设多道屏障,有尖桩地带、壕沟、土墙、地雷带等,出入口由哨兵把守。“战略村”的目的是隔断南越人民武装和与民众间的联系。

对于吴庭艳的做法,肯尼迪还是不大放心,他暗中指示有关人员调查吴庭艳集团的执政情况。其间,南越出了一件震惊世界的事件。1963年5月,吴庭艳派兵干涉古都顺化佛教徒的佛事活动,多名和尚被军队开枪打死。6月11日,佛教界德高望重的广德和尚在西贡闹市街头身亡。由于佛教协会提前通知记者到场,这一事件在全世界,包括在美国国内引起巨大震动。后来,又有一些和尚相继效仿。当时南越负责对外宣传的是吴庭艳的弟媳陈丽春,外号“龙夫人”,以狠毒著称。当西方记者问及事件时,“龙夫人”竟说,每当和尚们做这种“烧烤表演”,她都高兴得鼓掌。

此语一出,极大地震惊了美国政府。肯尼迪亲自致信,训斥吴庭艳,警告他不要乱来。得意忘形的吴庭艳非但不听,而且派“龙夫人”到美国巡回演讲,大骂肯尼迪不够意思。肯尼迪猛然醒悟,必须尽快在南越“换马”,否则后患无穷。他下令中情局,着手“解决”吴庭艳。

1963年11月1日中午,南越军事政变开始。头戴红巾的政变部队在西贡一路杀将过去,于次日凌晨驾18辆坦克冲进。吴庭艳已从地道逃生,但他随即派密使与政变头目谈判。政变军队称,只要吴庭艳交出政权,就可到美国养老。吴庭艳信以为真,从藏身的天主教堂出来,上了政变军队的装甲车。在某个街角,吴庭艳被政变军队乱枪打死。

11月22日,在美国的达拉斯,肯尼迪也遇刺身亡。(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杨海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